安倍被指假和平真黩武,安全局势严峻

日本要扩大派兵范围与安全局势严峻有关,  安倍就行使集体自卫权指出,表决通过安保相关法案的参议院全体会议(9月19日凌晨)     

  

  

       
作为日本本届国会的最大焦点,安全保障相关法案(以下简称安保相关法案)在9月19日凌晨的参议院全体会议上,以执政党等的多数赞成表决通过。此前并不被允许行使的集体自卫权将成为可能,日本战后的安保政策发生巨大改变。民主党等在野党主张此举“违反宪法”,直到最后阶段仍在抵制,但执政党坚持通过,启动了表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安保法案通过之后,向记者强调称,“必要的法律基础已经完备”。
表决通过安保相关法案的参议院全体会议(9月19日凌晨)     
安保相关法案将在2016年3月之前实施。在表决中,除了自民和公明两党之外,“让日本恢复元气之会”、次时代党、新党改革党这3个在野党也投了赞成票。从记名投票结果来看,赞成票为148票,反对票为90票。    
9月19日凌晨,安倍在首相官邸对记者表示,“这是坚决保护国民生命与和平生活所需的法制,将战争防患于未然”。    
随着安保相关法案的通过,日本将能够全面应对一切对本国和平安全造成影响的事态,同时希望加强日美同盟,提升威慑力。安倍表示,“今后仍将继续推进积极的和平外交,为备不测事态做好万全准备”。
    
自卫队的任务将迅速扩大。允许提供后方支援的他国军队和支援内容的范围也将随之扩大。活动范围将遍及全球。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PKO)时的武器使用标准也将放宽,同时允许为执行任务而使用武器等。    
不过,舆论对安保法案的批评依然根深蒂固。连日以来,国会周边都在举行反对集会和游行。日本政府和执政党担心内阁支持率下降,安倍也表示,“将坚持不懈地详细地作出解释”。       
9月19日,民主党党首冈田克也在东京银座发表街头演说,批评安倍政权“并不打算倾听国民的呼声”,并强调将加强与安倍政权的对决姿态。    
日本政府在9月19日的轮流内阁会议上,决定加强派遣自卫队时的国会参与度。安保法案附带决议由执政党(自民党和公明党)、次时代党、让日本恢复元气之会、新党改革党等5个政党达成协议,对于其宗旨表示“尊重并适当应对”。       
安倍发言的要点       
※和平安全法制是坚决保护国民生命与和平生活所需的法制,为了将战争防患于未然。        
※不仅是执政党,安保法案还获得了3个在野党的支持,得以在更广泛的支持下通过法案                
※今后仍将继续坚持不懈地详细地解释法案 

图片 1

图片 2

  资料图:4月28日,安倍访美,被记者问及慰安妇问题时,安倍表示对人口贩卖的受害者感到痛心,但他避免使用道歉表述。
图为安倍晋三出席记者会。 中新社发 张蔚然 摄  中新网6月18日电
据外媒17日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争取国会通过和平安全法制同民主党党首冈田克也等三位在野党党首在国会展开激辩。安倍称,日本要扩大派兵范围与安全局势严峻有关,日本今后三年每年要增加军费0.8%。

图为冈田克也(左)向安倍(右二)发问。  中新网5月21日电
5月20日,日本各党党首围绕不久前提交国会、引发极大争议的新安保法案展开全面的朝野激辩。辩论中,安倍遭遇大量批评之声。尽管安倍内阁一直打着和平安全法制的旗号不断为安保法辩护,但法案明确提及解禁集体自卫权和扩大自卫队活动范围,所谓和平外衣下,隐藏的仍是黩武本质。从此次辩论中,也可见端倪。

  安倍为了行使集体自卫权,力争国会通过和平安全法制,力求能获得日本民众以及外界的支持。但最大在野党民主党代表冈田克也说,安保法案允许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这违反宪法。

  安倍辩解遭批驳

  最新一期右翼政治月刊《正论》刊登了安倍对国会通过此项法制的见解,其中安全问题是他的主要论据。安倍指出,我上台后致力于两件事,一是强化日本与美国的同盟,二是整合安保法制。亚太的安全问题严峻,日美同盟必须比以前更能发挥作用。日本得有一套天衣无缝的安保法,才能履行相关的任务。

  20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民主党党首冈田克也、维新党党首松野赖久及共产党党首志位和夫展开辩论,为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派遣自卫队赴海外等行为辩论。

  与此同时,他也透露日本今后的防卫费一定要持续提高,在我第二次执政以前,日本的防卫费是每年削减。可是,经检讨后,我们去年年底已拟定一套中期防卫政策,今后三年里必须要扩大防卫开支,以每年0.8%的增长率提高。

  安倍就行使集体自卫权指出,行使武力并非以登上别国领土、进行战斗活动为目的,自卫队也不会和外国军队一起参加大规模空袭等活动。尽管日后日本政府可能会进一步讨论修改宪法,但安倍声言:和平主义、主权在民、基本人权这三个基本原则绝不会改变。

  日本执政党正在力争通过新安保法体制。这些法案大大简化了日本对外派兵的程序,并扩大了派兵范围。

  安倍的说法并未令各党信服,反而引发大量批评。日本共产党党首志位和夫围绕战后70周年、如何面对过去那场战争等历史态度问题,向安倍发起攻势,并敦促其端正历史态度;民主党党首冈田克也则指出,战后70年间日本一直处在一种相对和平的状态,其中离不开各方的努力。安保法案通过后,自卫队被卷入风险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他要求安倍对和平宪法在这些年间起到的作用进行评论。维新党党首松野赖久则提出,新安保法案不必非要拘泥于在本届国会上成立,并要求相关部门对此继续进行审议。

  安倍访美时信心满满地表示,一定要在夏天(6月至7月)国会开会时通过。但是,令他始料不及的是,日本内阁在5月中旬通过的系列的法案不但被宪法专家们指为违宪,日民众中的反对声音也随之增大。

  针对冈田提出的论断,安倍称:将会派遣自卫队在能确保安全的地方进行相关后方支援。针对松野的看法,安倍则回应称,这是立法机构的职责。

  据日本媒体分析,日本民众里有约八成不满这一法案草率通过,他们唯恐日本会轻易作出派兵的决定,参与美国主导的战争。

  本月15日、日本政府向国会众院提交新安保法案的当日,安倍就和在野党在众院全体会议上就是否应扩大自卫队海外活动范围展开过论战。在野党抨击该法案是战争法案,维新党议员柿泽未途还形容,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根本是向美国承诺会将自卫队送到战场。

  日政治评论员神保哲指出,执政党无法忽视日民众的强大的反对声音,因为他们唯恐影响明年的参院选举。目前,一个可能性是对这一法案作些修改,以期消除日民众的疑虑。

  就执政党将10项法律修正案汇总为《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的做法,在野党也认为不够慎重、是对国会的藐视;而对执政党为在本届国会通过上述法案、不惜延长会期一事,在野党也摆出要求彻底审议的架势。双方就法案审议日程启动拉锯战,例行国会也变为聚焦安保的安保国会。

  假和平真黩武

  其实,安倍意图修改日本安保政策引发的种种争议,说来已早有渊源。上台以来,从《特定秘密保护法》到关于集体自卫权的解释修宪,安倍一意孤行、大开历史倒车的行径层出不穷,此次力推的新安保法案也带有其鲜明的个人标签。有分析称,安倍推进解禁集体自卫权,根本目的就是扫除对外行使武力的障碍。

  为此,安倍面临最大的障碍就是和平宪法和维护宪法的主流民意。于是,安倍便在立法程序上动手脚,先以修改宪法解释的手段解禁集体自卫权,再通过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造成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既成事实,然后才归结至法律修正。而安保法的修正,又对宪法中有关行使武力和自卫权的规定形成倒逼。

  尽管日本政府此次提交的两个法案名称中都有和平二字,但正如日本民众在首相官邸前抗议时打出的这不是和平法案,是杀人的战争法案、首相,你不要侮辱我们的智慧等标语口号一样,无论取了多好听的名字,新安保法案的本质都与其号称的和平相悖。

  此外,该法案还剥夺了日本国会向海外出动自卫队的立法权力、将其划归给行使行政权的内阁来决定,此举被指明显违反了和平宪法第九条的相关规定,即不保有军队、放弃以国权为基础的对外交战权。日本舆论也指出,安倍重走军事大国道路的做法,对内践踏了宪法体制和议会民主制,对外则是在走穷兵黩武的战前老路。

  日本各党在本月17日的NHK节目中进行论战时,就有政界人士担忧地指出:历代的自民党政府都宣称宪法规定不得行使集体自卫权。解禁集体自卫权是对宪法的破坏。日本律师联合会会长村越进也指出,新安保法案从根本上颠覆了日本和平国家的国体。

  而对安倍日前宣称新安保法案一旦成立、自卫队海外派遣将基于日本的自主判断决定,否认会因追随美国而卷入美国战争的论调,日本前防卫省高官柳泽协二指出,本次法案的最大要点是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毫无限制地支援美军,强调安倍所说的自主判断难以实现。

  主流民意难违背

  日本朝日新闻社日前组织的一项民调显示,六成日本民众认为没必要在本次国会通过11部安保法案,更有68%的日本人表示,无法信服安倍称日本绝对不可能卷入美国战争的说法。其中,在你是否赞成可使集体自卫权得以实施的法案问题中,反对者也是远超赞成者。

  日本舆论也多持批评态度:《朝日新闻》评论称,相关法案假借和平之名,实则逾越了宪法所订立的和平主义精神;共同社也认为,新安保法制已从根本上改变了战后一贯坚持专守防卫的基本方针。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近日也指出,在迎来战后70周年之际,日本有必要进一步反省历史。他强调,安倍的修宪企图是十分危险的做法,应该积极评价日本一直坚持的和平路线。他并强调,正是依靠了和平宪法,日本战后才避免了各种各样的战争危险。

  日本知名宪法学者组成的国民安保法制恳批评说,不论是解禁集体自卫权、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还是制定安保法案,其内容和程序都与基于宪法的日本法制格格不入。安倍政权的这些不当做法,才是对日本的存立威胁。

  此外,以西方人为主、超过450名的学者日前也签署了一封公开信,敦促安倍正面面对日本的战争历史。学者们还呼吁安倍通过言行正视日本殖民统治和侵略历史,包括正视慰安妇问题。

  韩国外交部近日表态称,希望日本在讨论防卫政策相关事宜时,坚持《和平宪法》的精神,朝着对地区和平与稳定作贡献的方向透明地进行讨论;中国外交部在安倍内阁通过新安保法后指出,由于历史原因,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对于日本在安全领域的政策走向高度关注。中方希望日本能够切实吸取历史教训,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慎重行事。(完)